搜索

"资产阶级革命时期是曾经提出过个性解放来反封建。"奚望回答。 经过十几年的戎马生涯

发表于 2019-11-09 20:46 来源:鸡肉卤味网

  明太祖朱元璋是历史上了不起的皇帝,资产阶级革他由一个放牛娃、资产阶级革寺庙里的小沙弥,经过十几年的戎马生涯,一举扫荡群雄、推翻元朝,开创了大明基业。他深知,创业难,守业亦难,因此,明东陵(朱标墓)十分重视对接班人的培养。他登上皇位的同时,就册立了长子朱标为皇太子,并延请名儒宋濂等人为太子之师,希望能将朱标培养成为一代明主。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洪武二十五年(1392)四月,年仅38岁的皇太子朱标英年早逝,史称"懿文太子",这令朱元璋异常伤心。朱元璋制定的嫡长子继承制受到了考验,朱元璋不得不重新选择他的继承人。按照嫡长子继承制,朱标的长子朱雄英是不二人选,可惜他在10年前就死了,这样朱标次子朱允■就成为首选。然而朱元璋担心朱允■儒雅仁柔,难以担负起治理国家的重任。此外,朱元璋也曾考虑过从几个儿子中选择。二子秦王朱此时最长,但他实在是不成器,荒唐成性。四子燕王朱棣文韬武略,是个不错的人选。一次,朱元璋对几个心腹大臣流露出立燕王的可能性时,翰林学士刘三吾认为不可,"立燕王,置秦、晋王于何地?且皇长孙四海归心,皇上无忧矣。"朱元璋于是下定决心,九月,立朱允■为皇太孙。

正德十六年(1521)五月,命时期按照内阁大学士杨廷和、命时期礼部尚书毛澄的意见,朱厚■"宜称孝宗为皇考,改称兴献王为皇叔父兴献大王,兴献王妃为皇叔母兴献王妃";对兴献王和兴献王妃,朱厚■一律称"侄皇帝";益王第二子朱厚炫,继兴献王后,袭封为兴王。这样的安排,就等于将兴献王朱佑■惟一的儿子朱厚■过继给孝宗为子而正式成为武宗的弟弟,以继承皇位,再将益王的儿子朱厚炫过继给兴献王朱佑■,继承王位。对于这样拔萝卜似地拔来拔去的安排,朱厚■回答说:"事体重大,再讨论说来听。"显然,朱厚■无法接受自己称自己的亲生父亲和母亲为叔父、叔母,而称呼根本没有过继手续的伯父为父亲。但是,礼部尚书毛澄等人的复议依旧坚持前议,并且高唱"为人后者为之子,自天子至于庶人一也"的高调。朱厚■的批复依旧是要礼臣们再去讨论。也许,他需要等待,等待一些人站出来为皇帝讲话。直到七月,事情仍悬而未决。新科进士张璁上疏,针对"为人后者为人子"的说法,指出如果兴献王健在并且即位的话,难道兴献王也要做孝宗的儿子么?认为朱厚■所继承的大统,实际上是太祖之统,是来自祖父宪宗的。而且,张璁说:"现在要迎养圣母来京,称皇叔母的话,就要讲君臣之义了,难道圣母要做皇帝的臣子?且长子不得为人后!"这一番议论,在朱厚■听来,自是高兴,说:"此论一出,我们父子就可以保全了。"但是,在大臣们看来,张璁的议论无疑是奸邪之论,意在讨好皇帝。因此,纷纷上疏要求惩办张璁及其同党桂萼。但是,朱厚璁好不容易找到支持他的人,哪里会惩办呢!于是,他不久后即命张璁、桂萼两人进京与京城的大臣们来议礼。大臣们自然是极力阻挠二人入京,一方面与皇帝妥协,一方面攻击张璁和桂萼两人心术不正。这样,围绕着议礼这一事件,朝臣中已分成两派:一派是以张璁为首的主张尊奉兴献王为皇考的;一派是以杨廷和为首的主张尊奉孝宗为皇考的。经提出过正剧:皇权与军功

  

正是在祖父朱棣的精心培育下,性解放来反朱瞻基文韬武略、性解放来反熟悉政务,为将来治理国家积累了宝贵的经验。朱棣十分欣慰,曾对朱高炽说朱瞻基日后必然是一个太平天子。如前文所说,朱棣之所以传位于朱高炽,或与钟爱皇太孙朱瞻基有很大的关系。朱瞻基机敏过人,多次维护了其父朱高炽的储位。有一次,成祖朱棣命太子朱高炽和汉王朱高煦、赵王朱高燧拜谒太祖朱元璋的孝陵,朱瞻基随往。太子朱高炽身体肥胖,还有脚疾,行走不便,由两个太监搀扶仍然踉跄。朱高煦在后面看见,故意在众大臣面前羞辱太子,说"前人蹉跌,后人知警"。没想到年幼的朱瞻基在后面随即反驳,"更有后人知警也",顷刻之间为父亲解围。朱高煦回头看到朱瞻基,意识到在争夺储位的道路上朱瞻基也是不可忽视的力量。正统初年,封建奚望外廷有"三杨",封建奚望内宫有太皇太后张氏,王振尚处处小心,不敢嚣张。张太后是位很有能力的女人,当年宣宗病逝前担心英宗年纪幼小无法理政,特在遗诏中写下"大事白皇太后行",这在明代遗诏中是少有的。但是,张太后在正统七年(1442)去世,"三杨"也先后去世,使得王振可以肆无忌惮地弄权,大兴土木,广收贿赂,使用重刑,威势倾朝廷。正统十四年(1449),资产阶级革也先率兵犯边。王振认为这是扬威远方的机会,资产阶级革也是进一步提高自己在朝廷中威信的机会,于是怂恿英宗贸然亲征。英宗自己也想仿效曾祖父成祖扫荡漠北,因此不顾大臣们的劝谏,草率亲征。结果,英宗不但被俘北去,而且失去了皇帝的宝座。王振也在这次战役中丧生。关于王振的死因,说法略有不同。有人说是乱兵所杀,有人说是明将樊忠所杀,但英宗复辟后对王振念念不忘,说他英勇杀敌力战而死,并用太监刘恒言赐祭招魂以葬,祀之智化寺,赐祠曰精忠。

  

正统十四年(1449),命时期也先遣使2000余人进马,命时期诈称3000人。明朝大宦官王振怒其诈,削减马价,也先遂以此为借口领兵大举进犯。英宗在王振的唆使下,草率决定亲征。这次亲征,英宗的本意是想效仿其曾祖父成祖5次亲征蒙古的壮举。七月十五日,英宗命御弟朱祁钰留守北京,率大批官员,挑选精兵50万出师迎敌。八月十三日,大队人马驻扎在土木堡,旋被也先部队包围。土木堡地势虽高却没有水源,掘地两尺仍不见水,士兵饥渴两日,战斗力大为下降。十五日,明军被蒙古军击败,50万大军伤亡过半,公侯大臣死难者甚众,可怜英宗也被也先掳去,转瞬间就由贵不可言的皇帝变为阶下囚。郑村坝之战李景隆接替耿炳文,经提出过合兵50万。他是朱元璋外甥李文忠的长子,经提出过长得高大威猛、仪表堂堂,喜读兵书,然而缺乏作战经验,是一个纸上谈兵的纨绔子弟。建文帝将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恩宠有加;而对于朱棣来说,他只是当年被秦军坑杀40万卒的赵括式人物。当朱棣得知李景隆带兵时,喜不自禁。朱棣认为李景隆"为将政令不修,纪律不整,上下异心,死生离志,败一也;今北地早寒,南卒衣褐者少,披触霜雪,手足皲瘃(zhú),甚有堕指之患,况马无宿稿,士无嬴粮,败二也;不量险易,深入趋利,败三也;贪而不止,智信不足,气盈而愎,仁勇俱无,威令不行,三军易挠,败四也;部曲喧哗,金鼓无节,好谀喜佞,专任小人,败五也"。这个分析虽然有燕王鼓舞士气的因素,但却是看到了李景隆的致命弱点。

  

郑贵妃担心朱常洛会因前嫌而报复自己,性解放来反采取了两方面的措施:性解放来反一是勾结朱常洛所宠幸的李选侍,请求朱常洛立李选侍为皇后,李选侍则投桃报李,请朱常洛封郑贵妃为皇太后;一是向朱常洛进献美女,以取悦于朱常洛。朱常洛对于郑贵妃送来的美女,照单全收。据《明史》的说法,郑贵妃送来的美女数目是8名;《明史纪事本末》说是4名。但无论如何,喜爱美色的朱常洛面对美女,自然是夜夜纵乐。本来就因为生活压抑而虚弱的身体,骤然要承担如此多的政事,又贪恋美色,"退朝内宴,以女乐承应","一生二旦,俱御幸焉",由是基本上累垮了。到八月初十日,身体就不行了,召医官陈玺诊视。八月十二日,一心想做一个好皇帝的朱常洛拖着病体接见大臣。大臣们见到皇帝形容憔悴,"圣容顿减"。十四日,便发生了崔文升进药事件。

郑贵妃讨好朱常洛的手段,封建奚望主要是向朱常洛进献美女。朱常洛自从做了太子之后,封建奚望由于离开了母亲的约束,加上父亲朱翊钧对自己的冷淡,生活失意,精神苦闷。所以,大部分的时间,他都是纵情于酒色。万历四十一年(1613)皇太子妃郭氏去世以后,朱常洛就没有再立妃子。这可能是因为册封皇太子妃需要得到皇帝的批准,而神宗对于朱常洛基本上是不闻不问的。因此,在慈庆宫中,虽然有很多的女人,但却没有皇太子妃。也许,没有皇太子妃,对于朱常洛来说更是自由。万历四十八年(1620)七月二十一日,神宗病逝。八月初一,朱常洛即皇帝位,宣布次年改元泰昌。万历二十七年(1599)二月,资产阶级革神宗命令还在朝鲜战场的几支部队迅速移往西南,其中包括最万历《平番得胜图》

命时期万历年间的毛笔万历十七年(1589)十二月,经提出过大理寺左评事雒于仁上了一疏,经提出过疏中批评神宗纵情于酒、色、财、气,并献"四箴"。对皇帝私生活这样干涉,使神宗非常恼怒。幸好首辅大学士申时行婉转开导,说皇帝如果要处置雒于仁,无疑是承认雒于仁的批评是确有其事,外面的臣民会信以为真的。最后,雒于仁被革职为民。在处理这件事的过程中,神宗曾召见申时行等人于毓德宫中,"自辨甚悉"。神宗对内阁大学士们说:"他说朕好酒,谁人不饮酒?……又说朕好色,偏宠贵妃郑氏。朕只因郑氏勤劳,朕每至一宫,她必相随。朝夕间她独小心侍奉,委的勤劳。……朕为天子,富有四海之内,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天下之财皆朕之财。……人孰无气,且如先生每也有僮仆家人,难道更不责治?"看来,神宗根本不承认雒于仁的批评。的确,明末社会好酒成风。清初的学者张履祥记载了明代晚期朝廷上下好酒之习:"朝廷不榷酒酤,民得自造。又无群饮之禁,至于今日,流滥已极。……饮者率数升,定陵出土的皇后凤冠

万历四十八年(1620)七月二十一日,性解放来反神宗朱翊钧病逝,性解放来反十月葬于定陵。300多年以后,他的坟墓定陵被发掘。1958年,在考古学大师夏鼐的指挥下,神宗的梓宫(棺椁)被开启。在厚厚的龙袍下面,掩藏着神宗的尸骨。尸骨复原后的结论是:"万历帝生前体形上部为驼背。从骨骼测量,头顶至左脚长164米。"1966年8月24日下午,"地主阶级的总头目"神宗的尸骨被砸烂、焚烧。这位曾经统治中国48年的驼背皇帝,终于化作一缕青烟远去。万历四十三年(1615)五月初四日黄昏时分,封建奚望一个陌生男子手持枣木棍闯入慈庆宫,封建奚望打伤守门的老太监,直奔前殿檐下。太子内侍韩本用闻讯赶到,与同来的七八名太监将陌生男子擒获,交由东华门的守卫指挥使朱雄收监。第二天,朱常洛将此事告知神宗。皇帝立即派人提问。当天,御史刘廷元就将讯问的结果奏报给皇帝:闯宫的男子名叫张差,是蓟州井儿峪(yù)的百姓,语言颠三倒四,看起来有点颠狂,话里头常提到"吃斋讨封"等语,但又有些狡猾,看来要认真审问。初十日,刑部郎中胡士相等官员对张差的审问结果是:张差因被人烧了柴草,要来京城申冤,在城里乱闯,又受气颠狂,受人诳骗说拿一木棍可以当作冤状,然后乱跑,误入慈庆宫。前后两审的结果似乎有些不同,非但"吃斋讨封"的话头没有提起,连带狡黠的性格判断也没有了,变成纯粹的一个"疯颠"的结论。胡士相等人的处理意见是:按照在宫殿前射箭、放弹、投砖石伤人的法律,对张差问斩。但是,皇太子朱常洛在万历一朝中的地位及其安危,始终是一些正直的官员们所关心的。官员们不禁会想,慈庆宫虽然禁卫不严,但又怎么是一般人说进就进的呢?这背后肯定有隐情。刑部提牢主王之■(cài)抱着这样的疑问,在牢中亲自审问张差。十一日,王之■为牢中囚犯散发饭菜,见张差身强力壮,样子决不像疯颠之人。王之■诱他:"实招与饭,不招当饥死。"把饭放在张差的面前。张差低头,又说:"不敢说。"于是,王之■命牢中其他狱吏回避,只留两名狱卒在旁,亲自对他进行审问。张差的招供中说:"张差小名张五儿,父张义病故。有马三舅、李外父,叫我跟不知名的老公,说:'事成与尔几亩地种!'老公骑马,小的跟走。初三歇燕角铺,初四到京。……到不知街道大宅子,一老公与我饭,说:'你先冲一遭,撞着一个,打杀一个,打杀了我们救得你!'领我由厚载门进到宫门上。守门阻我,我击之堕地。已而老公多,遂被缚。小爷福大。"照王之■所录的这一段口供,则张差的行为是由太监指使,而且目标直指小爷(皇太子)。王之■这一奏疏,遂掀起轩然大波。有敢说话的官员如陆大受,就开始影射背后指使之人必有"奸畹",暗示此事是郑贵妃之父郑国泰所为。神宗对王之■及陆大受的奏疏,皆留中不报。

随机为您推荐
热门文章
文章排行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资产阶级革命时期是曾经提出过个性解放来反封建。"奚望回答。 经过十几年的戎马生涯,鸡肉卤味网   sitema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