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了吗?" 就是认为一个很好的制作质量

发表于 2019-11-09 19:12 来源:鸡肉卤味网

  那么他的示范作用还在于就冯小刚的制作成本而言,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冯小刚的影片可谓制作精良。那么他又在某种意义上说冯小刚现象或者冯小刚电影,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他打破了一种偏见,就是认为一个很好的制作质量,一个很好的精良的影片的影像的制作,要求大量的资金投入。所以大家注意到,冯小刚的电影他其实有着一种,我们看这个电影我们觉得冯小刚电影挺好看,我们看得挺高兴,可能大家并不会关注,但是事实上冯小刚电影很好看,大家看得很高兴,是和他的整个影片找到了一种在这样的资金投入的情况下,非常精良的制作方式。我们看冯小刚的影片他的每一幅画面,他的影片的色调,他的整个的每一个场景的氛围的营造,实际上是相当精心和投入的。好像冯小刚曾经开过一个玩笑说批评我什么都可以,如果批评我粗制滥造,那我就比窦娥还冤。那么就是很专注地去制作一个影片,那么他同时打破了另外一个想像,一个偏见,就是我们以为只有艺术电影,才要全力以赴地去制作,才要全力以赴地去营作,而商业电影就意味着一种相当模式化的套路的而且粗制滥造的,这样的一种,得到绝大多数观众的喜爱,并不意味着恶俗更不意味着粗糙。所以在90年代后期冯小刚对于中国电影有一个示范作用,我说他成了这样一个示范作用。所以,坦率地说冯小刚电影的艺术趣味并不吻合我的艺术趣味,我自己是一个艺术电影的观众,是一个更热爱艺术电影的人,但是我曾经无保留地支持冯小刚电影,因为我觉得我们中国电影需要更多的这样的导演,才能够使我们中国电影工业保持下去,使我们中国电影在好莱坞的冲击面前保持它的市场份额。所以大家不要以为说,电影有一种叫做电影艺术,有一种东西叫做讲故事,其实自己都知道,一个说法叫做在任何一个艺术作品当中,一个小说一个电影一个电视剧,我们不能分开内容与形式,因为没有赤裸裸的内容,也没有纯粹的形式。你说这个故事真感人,并不是故事自身感动了你,是声光画电,画面的色彩影调光效,然后摄影机的运动,摄影机的机位当然包括演员的服装、演员的表演、演员的形象、演员的对白,这些共同构成了一个打动你的、感动你的、愉悦你的、娱乐你的东西。所以这是我说冯小刚这样的一种温情的抒写小人物的故事,和他用低成本去制作一个精良的相对精良的电影影像的东西,是共同构成了当时冯小刚成功的这样的一个要素。冯小刚当时成功的要素,当时构成了一种对于中国电影业的,我说示范作用,或者叫启发作用,启示作用,说明我们是可以这样地去完成的。

但是到了现在你可以发现张艺谋还有一面,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它不是冷兵器的,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就是秦皇的战争机器,这个部队,那个声音,“风、风、大风”谭盾写的那个,那真是让人毛骨悚然的那个力量,那个东西就跟冷兵器的那种英雄就不一样了。但是你可以发现它的这个《英雄》里边最残酷的地方,或者最让人觉得无奈的地方,就是冷兵器的英雄他没有办法打败战争机器,这是一个很让人觉得悲哀的事情。你发现这些刺客们在这儿四处游荡,虽然他们打得非常的灿烂,非常的美,那个美已经达到了一种美得我觉得极致了,但是他挡不住的是秦皇的战争机器。你看看那个赵国在那儿写那个剑,写字要留下生命的痕迹,但是你发现它无能为力,这个战争机器来了的时候,它穿透的力量是很巨大的。所以大家把它叫做一种暴力的美学,就是它有一种很强的暴力性的美学,这个暴力的美学好像是非常非常有力的,秦始皇的战争机器不可阻挡,是一层暴力。那么这个武打的灿烂的唯美的这种武打,又是一层暴力。所谓的暴力美学就是这两种暴力的一个充分的展现,用一种非常华美的,灿烂的画面来展现了这么一个景观。所以我觉得这个电影两个地方让我们觉得好像不可理解,可能觉得非常困惑,为什么张艺谋会写这东西?为什么会有这东西?什么意思?但是另外一个问题,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我觉得女性主义者,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第二个问题,女性主义者们,提出的意见是非常有道理的。为什么这个电视剧只说女的错,男的没有错?女性主义者们说由于她们有一种说法,学术上有一种说法叫厌女症,就是女人是祸水。这是人类传统的习惯里边非常荒唐的,但是它是一个根深蒂固的一套传统的价值。但是这个电视剧所反映的情况呢,跟这种说法,并不是一样的,它恰恰反映的是另外一个情况。什么情况呢?就是这个女人的猜疑,我觉得在这个电视剧里其实是非常非常有道理的。就是一个社会给这个男性提供了很多出轨的机会,因为这个社会越来越自由了,大家对家庭没有什么太大的约束了,这个男人在外边在社会上有了成绩,那么就会有这种非常大的危险,就是被别的女人把他勾引走,这个女的产生焦虑其实有相当大的现实的理由。我觉得这个电视剧里最深刻的地方,恰恰是它把这个现实的理由写得非常地有力量。为什么男的和女的都能接受这个电视剧?我觉得女的怎么能接受这个电视剧,女的能接受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要点,其实这个林小枫蒋雯丽演的林小枫的那种歇斯底里,那种焦虑她是非常非常有理由的。所以这个电视剧它真的打开了家庭深部的东西,让你看到。

  我不礼貌地问:

但是你可以发现这个过程中间我们就有一种反抗的心态,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就是说弱者去袭击强者,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弱者去打击强者,是非常正确的。在我们的伦理里边是一个对的事情。所以我们对荆轲刺秦,对高渐离刺秦有那么多的同情。但是现在你可以发现中国也开始变成了这个世界秩序里边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现在这个全球的秩序里边中国也参与到里边去了,中国也深入地参与到世界的进程里边,中国也变得全球化了。你比如说通过资本,人口的流动,资本的流动,货物的流动,技术的流动,信息的流动,你可以发现这个是全球化的力量。这个力量的好坏,我们不谈,它因为有好的方面,也有坏的方面。但是张艺谋的企图心就是用他这样一个《英雄》这样一个电影,来把这个世界有一个反映。那么他的我觉得价值观上有了一个深刻的改变,就是提出了一个强者的价值观。所以他通过秦皇不可杀,提出了一个强者的价值观,不是一个弱者去反抗强者的价值观,而是一个强者的价值观。这个也是一个完全新的对世界的看法,对我们自己的看法。所以呢可能我们大家所受的教育,或者我们的文化里边原来的那个东西使得我们对这个东西不太能够接受,不太能够习惯。但是阮玲玉当时还是想和唐季珊在一起的,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所以她也就答应下来,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就在报纸上发了一个公告说:自己和唐季珊同居,经济是自立的,来证明唐季珊的清白。但是始终有人是置疑第二份遗书的,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说也许有人想陷害唐季珊,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故意编造了第二份遗书。于是我又和很多老影人,比如说上海的一位老影人叫沈寂的,沈寂是专门研究过阮玲玉,并且采访过很多阮玲玉同时代的当事人,我们通过我们的采访,通过我们的资料整理,我们发现许多细节都是可以和这第二份情书对应起来的。

  我不礼貌地问: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随着新的历史资料的被披露,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特别是当年的一些当事人,当他们进入晚年的时候,他们为了求得自己良心的安宁,他们开始打开了自己记忆的,封存的那些资料,于是我们就可以看到,阮玲玉的死不是像我们当初以为的那样是人言可畏。那么这个时候我想,大概每一个人都会在想,阮玲玉只有25岁,多么年轻的生命。阮玲玉在25岁的时候已经拍了29部电影,并且已经成为中国电影历史上默片时代最优秀的,没有人可以和她竞争的一个女演员的时候,她为什么要用那样决绝的手法终止了自己的生命,终止了自己的艺术,那么凶手到底是谁呢?但是为什么在今天他回到秦俑去?为什么他今天回去?其实呢,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这个里边正好就有今天的现实。就是张艺谋自己讲的现实,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就是新世纪。那么大家知道新世纪有一个很有特点的过程,就是一个呢,全球反恐。高端上讲是所谓全球反恐的一个状态。就是到处在抓一些恐怖分子,大家都很紧张,本。拉登,大家知道是这个,大家也看不到像个幽灵一样的,在世界上在到处流窜。也不知道他在哪儿,然后美国的战争机器到处去抓他,全世界大家都着迷地去反他,反恐。这是一个高端的主题。那么从低端的价值呢,你可以发现消费主义,或者大家开始整个世界都走向了一个所谓消费的时代,就是买东西。就是大家通过很多全世界的很多人他都是通过买东西来证明自己是谁。你比如说我是谁,原来是说笛卡尔有一个说法叫做我思故我在,就是我思考所以我在。但是现在这个时代呢,你可以发现哎呀,奇怪,变成了我买故我在。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我买东西我才知道我是谁。怎么呢?你比如说你买车,你要什么车呢?你比如说你买一个QQ,说明你是一个白领,年轻的小白领,正在刚刚出道是个年轻人。你要是买一个奥迪,就知道你是一个所谓成功人士。当然你要买个桑塔纳,说明你是一个没有多少特色的一个人。就是说你靠车来界定你自己。接着你要靠买房来界定你自己,你要靠买肥皂、买衣服,你比如说买什么样的衣服,比如说你买名牌,比如买包买什么样的包,来知道你是谁。你用这些打扮来把你自己的个性。所谓个性是什么呢?就是你买了什么,或者你喜欢什么。你喜欢周杰伦你是一种个性,你喜欢王菲你又是一种个性,这个就是所谓消费主义。就是你靠发现你买什么你才能够知道你是谁。因为你是谁不是说你是谁这个意思并不是说我是张三,我的名字就是张三了,那还用知道我是谁吗?不是。你怎么确定你的性格,你自己想像你是谁,你怎么想像你自己,这个东西你得靠这些东西。所以这个时代它低端的一个价值观就是消费主义。

  我不礼貌地问:

但是我当时感觉到我觉得冯小刚在耗费他的象征资本,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什么叫象征资本?就是观众对他的信任,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观众对他的期待,观众对他的喜爱。那么从中国电影史和世界电影史的角度上去看,一个非常成功的深受观众热爱的导演,我说他只有三次机会。他如果三次滥用观众对他的信任的话,他基本上会耗尽他的象征资本。所以我看到《大腕》,看到《手机》的时候,我看到冯小刚已经用了他第二个,它的第二次机会。

但是我还要多说一点,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说某某某获得了海外投资,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以前只有一种情况,就是说你很成功,海外也看好你,所以他投资你的影片,准备把你的影片拿到海外去放映。我们大家知道比如说《霸王别姬》,比如说张艺谋的很多很多电影,都是用海外资金来拍摄。可是,冯小刚这个《大腕》的拍摄,他获得了哥伦比亚(亚洲)公司的投资,这个投资却是另一种海外投资。什么海外投资呢?就是我给你钱,你拍电影,这电影就在中国放,并不是为了拿走放。那么,为什么美国哥伦比亚公司如此慷慨地要支持中国电影呢?在我看来,没有不付钱的午餐。为什么他要投资中国电影呢?很简单,因为冯小刚当时是一个可以和其他的好莱坞电影分份额的导演,这个蛋糕冯小刚可以切走一块,那么我投资给你,再切下来的这块蛋糕至少相当大一块都装到我兜里了。冯小刚当然拍摄的仍然是中国电影,但是在资金的来源和利润的走向上,已经不再重新注入到中国电影市场和中国电影工业。这是我说当时我感到很挫败,因为我曾经说我无保留地支持冯小刚,是因为我觉得冯小刚他是中国电影的一条路,中国电影应该有很多条路,但是这样的一条路是需要的,这时候我发现有人来买冯小刚了。这时候有一部电影找到了她,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那就是叫《新女性》。这部《新女性》是由一位年轻的导演,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后来也是非常着名的导演蔡楚生拍的。《渔光曲》就是蔡楚生拍的。当年在20世纪30年代的时候是获得国际大奖的。这是中国电影导演第一次在国际上获奖,就是蔡楚生。当时蔡楚生正好是要拍一部进步电影叫《新女性》,女主人公就让阮玲玉来演。当演到最后一场戏自杀,并且自杀拯救不过来的时候,阮玲玉躺在床上,她当时已经把药吃下去了,但是她忽然又觉得她不应该死,她觉得她死了,所有的罪恶也便随着她的死消失了,所以这个时候她反倒有一种求生的欲望,这个时候剧中人在临死之前她对医生说:“救救我,我要活”。这个镜头拍得相当出色,在场所有的人都被阮玲玉的表演所打动,全部是潸然泪下。她为什么这个戏演得那么好,演技是其一,感同身受自己的经历和剧中人的经历何曾相似是最主要的。

这是第一个任务拯救她,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拯救她以后指引了她一条革命道路,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去找红色娘子军。在娘子军当中,吴琼花在成长过程当中,她会犯很多错误。比如说她破坏纪律,比如说她把个人的仇恨看得高于了革命纪律,那么在洪常青的帮助和教导之下她逐渐成长,包括她中间还犯了一次纪律被关禁闭,她看见南霸天,不顾侦察纪律掏枪,去开枪。但是在洪常青的帮助教育之下她逐渐地成长,她在逐渐成长以后,这个时候洪常青的任务,帮助她成长的任务在故事当中就基本完成了,而这个时候为了让吴琼花能够成为一个真正的革命者,那么在讲故事的策略上就必须要让洪常青退出这个故事。而退出的方法几乎跟《青春之歌》、跟当年很多各种电影所采用的叙事方法是一样的,那么它必须要让这个英雄人物退场,退场最好的一个方式,就是他要成为一个革命烈士,他通过牺牲,他把革命意志遗留下来,让这个新的一代成长者继承下来。所以我们当时常常讲革命接班人,一代接一代,如果上一代他没有退出这个革命空间,那么下一代这个接班就完成不了。所以在这里面大家看最后一场就是洪常青的牺牲,而洪常青牺牲之前把自己身上一直背着的一个公文包,那是一个象征着革命重担的一个东西,遗留给了琼花。结果洪常青英勇就义以后,吴琼花果然继承了洪常青的革命遗愿,背上了这个挎包,而且也当上了党代表,从而完成了对于洪常青来说就完成了一个拯救、引导、退场的这样一个叙事段落。而相反的呢,这个弱小者吴琼花在里面就扮演了一个先是从生存反抗、个人生存、个人反抗,一开始就是她个人出逃,然后被抓回去,然后在革命队伍当中受到锻炼,逐渐地成熟成长。最后一场就是英雄命名,绝大部分英雄命名的仪式都是在党旗下庄严宣誓,在《青春之歌》里面是一个宣誓的场面,而在这个电影里面也是一个任命她为娘子军连党代表的这样一个场面。而接下来她就变成了一个革命大家庭的领路人,一个带头人的形象,那么从而完成了这个早期的电影叙事,通过一个革命大家庭来完成了对个人的塑造,影响了当时的很多很多的人。这是一个二十多年前的电影,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这个电影讲的故事是一个家庭的破碎和重合。影片一开始,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丈夫和妻子两个人工作很忙,然后各种各样的原因,两个人就分开了。分开以后妻子走了,丈夫他不愿意在这个家只甘当一个家庭主妇,于是他就出走了。出走以后,我们先看一段父亲和儿子,妈妈走了以后的第一个早晨。然后我们再看一年多以后,经过一场艰难的官司,最后法院判孩子应该归母亲,因为母亲走了以后就希望把孩子接到她那儿去。但父亲说不行,我养活他,我带着他,不能给你。但是最后法院还是判给母亲,于是最后一天,影片的结束,母亲今天早上要来领走这个孩子。同样是一个早晨,就是这个单亲家庭的最后一个早晨。这两个早晨,导演拍了同样的一个生活场景,就是父子两个人做了一顿早饭,那我们现在用一种对比的方式来看这两场戏,是怎么表达一个家庭的一年前后的。

这是在阮玲玉短促的一生中第一个占有了她的男人。生活的磨难,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使阮玲玉比普通少女更早地懂事了、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成熟了;生活的磨难,却又使阮玲玉过早地将自己的命运和一名玩世不恭的少爷连结在一起。从16岁到25岁近十年的时间里,她为他付出了青春和用血汗换来的金钱,而他则愈来愈像魔影似的追随着她,笼罩着她,直至将她送给了死神,这是她悲剧命运的开始。这些故事都是讲的是一个大家不知道注意没有,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谁是好的?谁是好人?这些故事里面我们大家的同情心在哪儿?大家可能都有一个共同的同情心肯定是说这个刺客是好人,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秦始皇是暴君。这个想法是我们最普遍的一个想法,在中国历史的整个的大叙述里边,大家也是这么讲的。秦始皇故事就是这么回事,就是说一个反抗的力量,这些弱小的力量,就是非常受到侵害的被害者,这些被害的人受伤害的人,比如像荆轲,像高渐离,这些人,和一个强大的势力之间进行一个殊死的斗争。在这个斗争中间他们是不怕牺牲的,这些人是非常勇敢的,把自己一个小小的生命,投入到刺杀秦皇这么一个好像是不可能的任务里面,创造了这个感天动地的这种故事,这些故事直到今天还在流传。这个故事到今天还在流传。那么这样的话,你就可以发现这个里边,有一个就是最简单的。讲抗日战争的时候,我们大家知道的郭老,郭沫若先生他就写作了一个话剧,那个话剧在抗日战争时候非常有名,就叫做《高渐离》。就是讲高渐离他愤怒地去刺秦皇。然后郭沫若先生解释也特别有趣,他说这里边的秦皇就是他讽刺蒋介石的。这个大家一听就明白了,那个时候蒋介石当时是大家很多人都把他看成,或者我们这个社会里面普遍把他看成是一个独夫民贼,那个时候的看法。那么这个看法它是一个普遍的看法,那么郭先生其实讲的就是这个意思。

随机为您推荐
文章排行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我不礼貌地问:"传达完了吗?" 就是认为一个很好的制作质量,鸡肉卤味网   sitemap

回顶部